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眼裏呮ㄚОㄩ

物是人非事事休

 
 
 

日志

 
 

斗“牛”是为辩清真理  

2009-04-16 10:0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年前开始的中国改革开放是伴随着一场关于真理的大讨论而展开的。思想解放把当时的中国带上了繁荣富裕的道路。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发展阻力,似乎也应该展开一场关于经济发展的论战,以澄清直至确立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理论依据。

西方国家经历了上百年自由经济繁荣发展,其间并盛产出凯思斯、弗里德曼、熊彼特等众多伟大的影响全球发展的经济学家。中国有近三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但遗憾的是我们的经济学理论至今还近乎是一张白纸。即使恍惚间我们也有凯恩斯、弗里德曼的身影闪现,但显然于中国十三亿人口之众,于中国农业人口占据三分之二,于中国巨大的城乡贫富分化,于中国特有的政经体制来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们的理论在我们这里显得苍白而无生气。

没有完整的经济理论体系,中国各个领域的发展无不显得盲目,缺乏持续性和内在动力。就房地产来说,这方面尤显乏力。

前段时间在长江商学院传媒班上课期间的一次聚会,与央视某财经节目的制片人谈起他们播出的有关房地产报道内容的意见。这位制片人说,他们原本是想通过自己的节目看是否能把房价泡沫打下去,“播出几集之后发现房价问题并不那么简单,房价是一个很复杂的社会问题。”

的确,房价问题、房地产问题在许多人甚至是一些专家看来解决起来并不复杂。他们认为房价过高的一个理论依据就是房价——收入比不合理,按此理论中国现在已远远超出了国际通行的4—6倍标准。机械地套用任何一个理论都结果都会是荒谬的。当今影响中国城市房价的更主要的因素还包括了,比如大到中国城市化进程、城市布局战略、区域经济发展平衡,小到一个城市的功能定位、交通规划、产业布局、外来人口管理和就业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这些问题都在或多或少地影响着这个城市的住房需求,影响着房价和市场的走势。

以大学生就业这单个因素解析为例,北京的近百所高等院校,每年招收新生十数万人,这些大学生几年之后进入社会工作,其中有相当部分外地学生会滞留北京找工作就业;再几年之后这些人就会嫁娶养儿育女;有立业基础的还可能就要把乡下的父母甚至兄弟姐妹接来同住……这种最典型的中国城市移民,其结果是这些新移民百分之百都会制造出新的城市住房需求。而面对这样的需求,问题也就迎面产生:

新毕业的学生买房自己肯定买不起,他们喊房价贵合不合理?他们的声音代不代表所谓百姓?

如果属于自留生,学生毕业后就业,政府有没有必要向他们提供保障性住房?

城市每年有数以万计外地毕业学生滞留就业,甚至拉家带口前来定居,城市有限的土地资源不靠涨价来制约,还有啥更好的办法阻挡这样人流的涌入?

外来移民对于住房的需求,应不应该计入城市的房价—收入比统计基数之中?而且这部分人的收入又从何处去找依据?

从以上只是随意列出的几个问题可以看出,涉及到与住房有关的领域至少有教育经济问题、城市新移民问题、经济数据统计问题、地方政府住房保障人群界定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在基础数据无从掌握,非本城市人口购房比例已高达三、四成,甚至大城市市中心成交量中这一比例超过半数,“房价——收入比”理论显然已不再适用。

可以说,如果不对城市常驻居民进行人群界定、分类,任何地方政府针对房地产的调控必然会出现偏误,任何空谈房价高低的言论全都是扯淡!

元旦前在博客里写了篇“斗牛”的文章,没想到影响如此之大。此前,我还写了篇讲不要听易宪容放屁的文章。其实两篇文章总体的观点,就是讲他们没有理论依据,整天抱着“房价——收入比”的教条杠杠到处高喊房价要跌,到处散布市场要崩盘之类耸人听问的话。

斗牛文章出来后,有些媒体和地产圈的朋友看后问我为什么要指名道姓地批评人甚至骂人。我讲这是我做媒体一直以来的习惯——好抱打不平,并且直言不讳。

就与牛刀两次匆匆碰面感觉来说,直观的映象牛刀兄面相应该还算厚道的那类。我写文章所指责的也非其为人处事,而是其言论所引导的错误观点。而且这位牛兄的观点与社科院的易大专家、曹大专家,还有上证报的时大记者等几人如出一辙,专家加记者加草民,看似一幅中国住房民生的市井全图,实则却是给冰寒的经济雪上加霜。

这几位仁兄笃信的“房价——收入比”理论,我们并非不相信其存在以及合理,但显然他们没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府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一边是死死抱住洋人的理论粗腿不放,一边则是全国人民如洪水般连绵不断地“入侵”着城市。城市化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不解,高房价就不得不是城市被迫举起的抵挡盾牌。

上上周国务院新出台的房地产救市新政中有一条关于二套房贷界定的描述,称凡是原居住面积不高于当地平均住房面积的,可以享受贷款按揭政策。其实,这也同样是一个概念定义模糊的理论问题。我们到现在没有进行过一次全面的全国城市住房普查,各地城市早先的“平均住房面积”更是含糊不清,没有查证依据。如此,可以想见这一政策在执行时注定是五花八门,胆小的不敢越雷池半步,对市场起不到剌激拉动效用;胆大的或许会矫枉过正,混水摸鱼也不算新鲜。

当前来说,房地产还有一大的概念问题决定着其走向,决定着所谓的救市能否行之有效。这就是保障性住房的概念如何界定。保障性住房顾名思义,应是政府为无条件自身解决住房问题的城市居民提供带有补助性或者救济性使用的住房。既然是政府补助或者救助的住房,显而易见这样的房屋就不应该具有“资产”的概念在其中,也就是说不应该是产权房。而现在显然在执行中,保障性住房中的“两限房”已经与带有产权的商品房含混在一起。此概念不清,中央9000亿保障性住房的投入就会产生质的差别。其结果将会与以往相似,该有的保障房仍然满足不了需求,不该投入的所谓保障住房又对商品房造成不必要的冲击。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